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玄幻 > 大秦钜子 > 第五二五章 库不齐的义渠王

大秦钜子 第五二五章 库不齐的义渠王

作者:暗夜拾荒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12 09:05:50 来源:顶点中文网

四月至五月,李恪的车马队踩踏着青青草叶游荡在几座分指之间,当间吕泽和吕释之先后寻来,竟是对开拓商路各有所获。

吕释之的能力很一般,大费周章却只联络了几个小部落,每年能的牛马有限,价格却要得不低。

吕泽于商一道却有天分,他没有去寻找库不齐的游牧,而是径直找到了盘据在草原北部,在大秦声名显赫的豪商乌氏。

乌氏倮已经老了,吕泽与他的一个嫡子有了交情,两人合伙在白羽亭开了一家马肆,成为白羽亭入驻的第九家私肆。

集商所改革之后,市亭的人气旺了许多,尤其是主吏掾牟定远在田荣养伤期间连出妙手,让李恪都对他刮目相看。

他先是借着构建里坊时与恪坊主事屠厉的好关系,说动恪坊入驻市亭,成为亭中第一座城肆。这一手看似抢了阳周里肆的生意,却让白羽亭在商贾间名声大噪。

又在四月发出公告,称集商所待从岗位两年一任,每年更替半数,而空缺的职位将从私肆推选中优先考量。

此二策一出,白羽亭的交易量在一个半月内番了三番,私肆数量也从三月的四家一举增加到九家,这还不算提请待审的数量。

白羽亭走上了正轨,李恪也在四月十七,于第四标段总指等来了寻踪而至的吕奔。

吕奔越发圆润了,年轻的脸上胡子拉碴,满身腥檀,乍一看,已经与当年的吕丁有七八分像。

但他们的气度却截然不同。

吕丁着皮时匪气十足,扮成匈奴惟妙惟肖,吕奔则举手投足都是一股雅气,便是衣衫肮脏油腻,浑身不修边幅,也不会和蛮夷混作一堆。

对一个跑草原线的游商来说,这可不见得是好事

李恪皱眉看着他,轻声训叨“年岁轻轻便这般胖,对身体不好,你要记得减肥,便是到不了我这程度,也不能腆着肚腩”

吕奔听得一脸懵逼。

大秦百姓多消瘦,无论男女,珠圆玉润都是福满之相,意味着吃用不愁,怎么李恪就觉得对身体不好呢

他郁闷地挠了挠头,恭谨回答“叔父所言,小侄必定遵从。明日起我便与羌说,以后不食肉了,只食苜蓿。”

“怎么能只食草呢你又不是马。这肉还是要食的,一会我让你拜沧海为师,多多锤打,赘肉自然就消了。”

吕奔的眼睛瞪得溜圆。

他的身边,吕羌是武力值最高的代表,寻常马匪个不够他一个人砍。

可吕羌却说,李恪身边的沧海是世上无双的豪侠,像他这种人拥上去,十个也不见得能逼沧海用戟,绝对一拳一个糙汉子,都不带返工的。

叫沧海多多锤打

吕奔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叔父,小侄想活着”

“诶”

“自明日起,小侄让马坐车,我来驾辕,定将这一身恼人的肥肉去了,只求叔父莫让沧海君锤打”

李恪险把白眼翻到后脑勺去。

“你啊,根本不知自己放弃了什么机缘”李恪恨恨看着他,“应曜善于剑,慎子之剑中正平和,有君子之风,让他做你老师,可好”

吕奔大喜“唯”

李恪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说吧,你怎么比泽和释之回来得还晚”

吕奔网着大鱼了

虽说有些超出李恪的计划,但确实是一条大鱼。

他此去库不齐,根本就没用心开商路,而是带着草原人喜欢的美酒机巧,以游商之名转遍了草原十四个大中型部落,最终在伊金霍洛附近找到了一群奇特的义渠人。

该部落人口不过三百余,牧奴八十,牛马俱缺,从规模来看,在库不齐根本就排不上号。

但他们的战斗力却很强。三百族人,控弦两百,且各个弓马娴熟,能征惯战。

他们十余年前迁徙至伊金霍洛,和本土大族,控弦千人的林胡泰提坷部有过三次大战,一败两胜,这才得以在这片草原立足放牧。

照理说,这样的部落就是人数少些也不该落迫,他们之所以会混得这么惨,是因为他们居然亲秦

部落首领乌鹤敖,自称是当年宣太后与义渠王所生长子,泾阳君芾fu的直系后人。他不仅喜欢自命为夏子,让族人称他为王,甚至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夏名,叫嬴敖。

这件事的真假已经无从判断了。

依着李恪的理解,想当年宣太后与义渠王苟且生子是为了继承义渠王位,可等把义渠王恁死了,老太太和昭襄王又觉得直接把义渠吞掉,在操作上似乎更方便些。

所以在秦廷的记载上,泾阳君芾与高陵君悝因翁死而忧,积郁成疾,不几年,双双病死于咸阳。

这个不几年,大概就是宣太后还政,昭襄王逐四贵的那六年。

李恪没法排除兄弟俩假死脱身的可能,也不能排除芾死而复生的可能,更不能排除有义渠遗族为了王位,慌称出身的可能。

毕竟他们又没有族谱宗庙,一切都靠口口相传,如今五六十年过去了,这段故事先后传了四五代,早就没了本来的面貌,为今也只能以官方为准,那就是讹传。

听说吕奔这次回来,把乌鹤敖也带来了,李恪思前想后,决定召见这位自命的大秦宗夏。

“你就是敖君”

在大河岸边,李恪见到一个八尺四五的白面大汉,肌肉虬结,猿背蜂腰,双臂修长,两腿罗圈,一看就知骑术高超,武艺不凡。

吕奔说他的年纪是二十七,但看上去却只有二十三四,这种显年轻的面相在草原很少见,眉宇之间,倒真有些浓眉大眼的夏民痕迹。

乌鹤敖的雅音说得很溜,还略懂些往来仪礼,只是态度据傲,喜以鼻孔看人。

“你就是修路的工头”

呃很准确。

李恪无语地瞪了陪侍的吕奔一眼,这小子笑得贼眉鼠眼,估计是早就知道乌鹤敖对直道祭酒的理解。

“听闻你乃泾阳君芾后人,不知可有凭据”

乌鹤敖喫了一声“我们一族世代都是义渠王,连陛下都不曾派人说我们错了,你一个工头,凭甚问我要凭据”

李恪被噎得半死,真想告诉他,始皇帝指不定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北边还有个义渠王。

呼吸,冷静

李恪吐呐了好几个周天,笑容不变,温言细语“听闻你还有个夏名”

“哼我这一脉世代嬴姓,我姓嬴名敖,这不就是你说的凭据”

李恪尴尬地揉了揉鼻子“我也姓嬴”

“噫”乌鹤敖第一次大惊失色,看着李恪,虎目含泪,“你是小弟”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