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玄幻 > 神洲异事录 > 第一百四十七章、暗生情愫

神洲异事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暗生情愫

作者:若风95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30 03:33:08 来源:顶点小说

【大乾康元七十一年二月二十、酉时、长安城醴泉坊、徐府前厅】

此时,徐恪正与胡依依、舒恨天就着一张大圆桌落座,桌上热气腾腾摆满了一桌佳肴美味。徐恪抿了一口“汾阳醉”,问道:

“胡姐姐,小贝妹妹呢?怎地不出来与我们一道吃饭?”

“还不是你!偏要将那些欺负过她的人抓到她的眼前,弄得她心里难受,如今躲在房里呢!”胡依依嗔怪道。

徐恪歉然道:“姐姐,我这不是想着给小贝解气么?哪知道她……反倒不开心了,咳!你们女孩子的心思,真当难懂……”

舒恨天笑道:“女人的心思犹如海底之针、天边之云,当然难懂了!哪个男人要是觉着自己能懂得女人的心思,他若不是傻子,便是疯了!”

胡依依白了舒恨天一眼,道:“就你能!你才活了八百年,又了解多少个女人?其实,我们女人的心思,哪有你们男人想得这般复杂!说到底,我们女人的一生,就是想找到一个爱自己、懂自己、疼自己的人,若是找到了,便是为他付出一切,也是心甘情愿!就好比小贝,今天都这么难受了,还是为你们两个臭男人烧了一桌子的好菜……”

舒恨天忙讪笑道:“老姐姐啊!小贝的菜可是为他徐哥哥做的,我不过是沾了无病老弟的光,沾光而已啊!”

徐恪听得局促难安,忙站起来说道:“胡姐姐,要不我去榛苓居把小贝妹妹请出来,今天都怪我行事鲁莽,害得她心情郁闷,我去给她道歉!”

“你给我回来!”胡依依忙招手让徐恪坐下。她笑着道:“你这一道歉,不是让她更难受了!你原本也是好心,她心里也是感激的,之所以难受,自然是……咳!你呀,还是不懂女人的心思!”她心道,子贝妹妹心中苦痛,当然是想到了那一晚被吴登魁霸占,失了少女贞洁之事。可这件事……能与你明说么?

徐恪只得重新落座,三人又吃喝了一会儿,徐恪想到了白天与沈环的一番交谈,不免心中忧虑,脸上也就露出焦虑之色。胡依依见状,忙关切地问道:

“小无病,怎么啦?子贝你不用担心,姐姐一会儿就去劝劝她,放心,她毕竟一个小姑娘家,过了一晚就没事啦!”

徐恪叹道:“咳!胡姐姐,你还记得么?我们上个月底以‘李代桃僵’之计救出了君羡大哥,不过还是百密一疏,没想到,这件事竟被沈环那厮给发现了……”

当下,徐恪便将自己今日被沈环给叫到他的签押房中,软硬兼施、威逼利诱,要他在奏折上签字一事,都尽数讲了出来。

“看来,姐姐上一次太过托大,还是疏忽了!不想就这一颗眼珠子,竟捅出了这么大个纰漏……都怪姐姐不好!”胡依依自责道。

徐恪忙道:“姐姐切莫自责,做任何事总有代价,只要能将君羡大哥救出牢笼,我倒也不怕被人知道!更何况,那沈环也不过是猜测而已,如今君羡大哥已躲得远远地,孙勋处斩已然过了大半月,尸身都找不着了……就算他沈环报到皇上那里,无凭无据,皇上又岂能信他?”

胡依依却叹道:“小无病,你这句话却说错了。当今这位老皇帝,心机深沉,心性最是多疑。沈环身居青衣卫都督一职,乃是皇帝最为信任的几个人之一。这件事要是别人讲的还好,若是沈环所奏,皇帝多半会信个三成,再加上李将军之前被关在天牢里的时候,你着实是照顾得他太好了一点。这些事情夹在一起,还有那些卫卒们的口供,我料皇帝……便会信个六成!”

舒恨天忙问道:“那皇帝老儿若是信了沈环的话,那会如何?”

胡依依道:“依照他们乾国的律令,李君羡又是钦犯又是谋逆重犯,私放谋逆钦犯当然是死罪,而且还要满门株连……”

“啊?”舒恨天急声道:“那咱们还是快点逃吧!趁着皇帝还不知道,干脆逃得远远的,让他抓不着!”

胡依依白了舒恨天一眼,叱道:“逃哪儿去!这千里神洲之地,都是大乾的国土。难道让小无病逃到西牧洲去不成?!”

舒恨天摸了摸后脑勺,说道:“也挺好啊!那里虽然妖精多了点,总还能活下去……”

徐恪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慨然言道:“无妨!就算皇上降罪,无病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不了受死便是!以胡姐姐和书仙老哥的本事,自然有法子脱身,到时候,小贝妹妹便烦劳二位将她带走……”

胡依依摆了摆手,摇头道:“眼下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小无病,你明日一早,得赶紧去找一个人”

“谁?”

“玄都观主,李淳风”

……

几乎与此同时,在裴才保的府邸中,那位南安平司千户裴才保,正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心情郁闷到了极点……

就在刚才,韩王李祚不经门房禀报,便气冲冲地闯进了裴才保的内室,劈头盖脸地将他大骂了一通。

“殿下,卑职确实是抓错了人,不过,卑职也发现了一个秘密。”裴才保忍着胸口疼痛,急忙向李祚辩解道。

“什么秘密?”李祚问道。

“那个叫赵昱的丫头,实则不是人,而是一个妖女!秋明礼那老匹夫,竟在自己家中,暗藏了一个妖女!他这是包藏祸心,妄图为害我大乾天下啊!”裴才保回道。

李祚双眼眯缝,以异常奇怪的神情,盯着裴才保看了半晌,方才说道:“才保啊,我看你非但胸口摔坏了,脑袋也让门缝给挤了吧?你要编一个假话,也编一个像样点的。明明是你看上人家贴身丫鬟的美貌,妄图占为己有,你竟说她是妖女!她若是妖女,怎地就单单把你打成这样,秋明礼却毫发无损?我看,你干脆就说他秋明礼也不是人,而是一个盘踞我大乾朝堂三十年的老妖。我好去向父皇揭发,说不定,父皇一开心,还能给我点赏赐……”

裴才

保忙讪笑道:“秋明礼……看上去,倒还是个人”

“住口!”李祚怒道:“你当本王是傻子不成!这里又不是牧洲,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哪来的这么多妖!你这次非但差事办砸了,还给本王惹来了一身的麻烦。要不是看你摔成了这样,本王今日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裴才保被骂得低下了头,他心知多言无益,只得闭口不语。

“这几日你就好好在家养病吧!别的事都不要管了。我四哥那里,无论是谁,你都不要去动!”李祚骂了半天,总算也解了气。他看着裴才保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其它的事也就没有再行追究。

“等你养好了病,直接到我府上来,以后也别去翠云楼了……”李祚说完了这最后一句,甩下了两张一千两的银票,便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

待李祚走后不久,裴府的梁管家方才小心翼翼地跑进房里来,向裴才保回禀道:

“老爷,小的今日着实该死,差事没有办好!”

“怎么了?那老鸨嫌银子不够?”裴才保盯着手里的二千两银票,漫不经心地问道。

“小的今日还是去迟了一步!那两位胡女,昨夜已被人赎走了。”梁管家回道。

“什么!昨夜?那萧一鸿不是才刚刚抄家么?怎地昨夜就……咳咳咳!”裴才保心中一急,又牵动胸口疼痛,咳嗽连声。

“说来也是奇怪呀!听沉香院的老鸨讲,那两位胡女昨个下午才刚刚送到,傍晚就被人给赎走了。”梁管家道。

“那么……你有没有问出来,到底是谁赎走了她们?”裴才保问道。他嘴上说话的语气平常,心里头却已是咬牙切齿。

梁管家忙回道:“小的问了,那老鸨起初不肯说,后来小的给了四两银子,她才讲了实话。说是慕容家的小少爷,赎走了那两位姑娘。”

“慕容!哪个慕容家?”裴才保急问道。他心里已经是惴惴不安,心道千万不要是“那一个”慕容家啊!

“哪一个慕容家?这个……哦!老爷,小的想起来了,那老鸨说的好像是……是什么天宝阁的慕容家……”梁管家想了片刻,方才回禀道。

“什么!”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裴才保闻听此语,顿时哀叹了一声,原本就苍白的一张脸,更是面露惨白之色。

他知道,“寒霜”与“白雪”此生再也与他无缘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回想自己半个多月前本可以率先将那两个胡女赎出,却因为一时踌躇竟从此与她们失之交臂,裴才保此时,真恨不得往自己胸口的断骨处,再狠狠捶上一拳!

在裴才保心中,他畏惧的不是什么小少爷,而是“天宝阁”这三个字。

对于刑部尚书萧一鸿这样的人物,他或许还有办法。虽然一时不敌,但总能慢慢找寻机会。但对于天宝阁,他知道,自己一点机会也没有……

天下三阁,天宝阁位列其一,但对于这个神秘门派真正的实力,却并无多少人知晓。

不过,裴才保却清清楚楚,天宝阁的二公子慕容桓,那几乎是一个天下无敌的存在。

……

同样在这个时候,由于徐恪今日为姚子贝出气,私自惩处了一干“人犯”,也就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应。

刑部的两个牢卒回到刑部衙门之后,心中自然是气不过,于是便向主管他们的主事含泪控诉了青衣卫的“恶行”。加之,今日午时,丁春秋带人强闯刑部衙门抓人,弄得整个刑部上下,都已传得沸沸扬扬。那主事见了两个牢卒后背触目惊心的三道血痕之后,更是不敢怠慢,急忙向刑部员外郎申利民上报。申利民一转身就找到了成克中。

如今的刑部,萧一鸿被抓入青衣卫,已行将问斩。天子指名道姓、钦点刑部侍郎成克中为新任刑部尚书。那成克中被称为“成克星”,本就是一身的牛脾气,此时被属下言语一激,更是勃然大怒。他心道这还了得,我堂堂刑部衙门,岂容你青衣卫的狗爪子乱闯!就算他们是最下等的两个牢卒,就算他们真有什么过错,自有本堂处理,哪能容你北安平司私相惩处?!

这新任的成尚书一气之下,连夜便写了一道奏折,弹劾青衣卫北安平司百户徐恪“擅权弄威,一意逞私,放纵属下,越界拿人,藐视刑部权威、擅自严刑拷问……”

若不出意外的话,这一封奏折,明日午时之前,便会呈递到天子的面前……

而吴登魁的夫人潘艳群,当然也咽不下这口恶气。潘艳群用布帕包裹了自己的头,在她夫君与父亲的陪同下,当晚就来到了她大伯的府上。

潘艳群一见她大伯便跪倒在地,这一番哭陈当真是惊天动地、哀哀如雨。她大伯便是当朝户部侍郎潘闻卷。潘侍郎听得这宝贝侄女这一通哭诉,末了又见潘艳群满头的乌发竟被烧焦了一大片,这胸中的怒气已如大海汪洋,波涛怒卷……

潘闻卷乃是恩科进士出身,在朝为官业已三十余年,潘家在长安城中又素有根基,京城中到处都有他家的人脉。此时的潘闻卷听完之后,直气得胡子朝天乱颤。他忙将自己的亲侄女扶起落座,当下便问道:

“这青衣卫里,就算他沈环见了我也是客客气气的。是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竟敢欺负到我潘某人的头上!群儿,快告诉我,到底是哪一个?”

“我听他自己说的,叫……叫徐恪!”潘艳群兀自抽泣道。

“是他!”潘闻卷却听得心头悚然一惊,脸上的神色也是大变。

“怎么?大伯认得他?”潘艳群问道。

“嗯……认得,说起来,我与他还做过一段时日的同僚。群儿,你又怎地去惹到了此人的头上?”潘闻卷反问道。

见她大伯神情犹疑,面有难色,潘艳群不敢隐瞒,便将此前自己责罚“徐恪的妹妹”姚子贝之事,如数讲了出来。

“原来如此啊……其实,此人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只是,他背后站着的,却是秋明礼与魏王!”听罢侄女的陈述,潘闻卷说了一句。

“魏王!他……他竟然还是魏王的人!”潘艳群惊道。

“嗯……不管他是谁的人,群儿,你放心,今日你所受的委屈,伯父总有一天,都会给你找回来!”

……

待得潘艳群一家人离去之后,潘闻卷便快步走进书房,取出一份空白奏章,握笔在手,正要下笔落字。但转念之间,他又将那一支自江南道云州府专程买来的精品羊毫,重新放回笔架之上。

他却并没有如成克中一样,当夜便上书弹劾。

他知道,以徐恪目下圣眷正隆,又是秋明礼的得意学生,还是魏王的亲信干将,仅凭自己的这一封奏折,是无论如何也扳倒不了的。

他在等一个机会,就像一头灰鹰翱翔于蓝天之上,看到地上的小兔奔跑,必得等到一个最好的机会才肯出击。

他要么不出手,若出手的话,一击则必中!

……

同样是这个时候,在天宝阁的癸院,院落中的一间宽敞的厢房之内,慕容吉正与阿竹、阿菊一道举杯共饮,言笑晏晏。

这间厢房原本只是堆放杂物之用,经慕容吉派人精心收拾之后,房间内已是焕然一新。非但添置了许多桌、椅、案、几等精美的陈设,靠南墙边更是安了一张紫檀木的雕花大床。

昨夜,慕容吉便是在这一张大床上,与两位姑娘连番**,彻夜为欢。

慕容吉年方十七,虽然在地窖中被徐恪给掼成了一个重伤,但总算休养了半年,年少之人毕竟血气方刚,如今体格业已恢复。他虽然武功内力已废去了大半,再也回不到当初,但少年人的那一股勃勃春兴却也一点未缺。阿竹与阿菊又是久居风月场中,经老鸨多方调教之下,早已习得此中妙处。那一晚,阿竹与阿菊曲意承欢,慕容吉更是一心逞弄,三人这一番婉转缠绵,于慕容吉而言,个中滋味,自然是妙不可言……

这一夜疲惫下来,累得慕容吉直睡至日上三竿方才起身。

三人吃罢早中膳之后,慕容吉便与两位姑娘一同在癸院中散步。这一所院落在整个天宝阁之中,乃是他小少爷专用,未得慕容吉允准,旁人自是不敢入内。而癸院之外,慕容吉却也不敢让阿竹与阿菊跨出去半步。

言谈之中,慕容吉便发觉了异样之处。这两位姑娘心智懵懂,对此前的大半经历均已失忆,似是被人下了蒙蔽心智的药物。

慕容吉心性聪敏,顽皮好胜,他好奇心已起,焉肯罢休?他便到自家的药房之中,请教高人,讨了一些“香草丸”与“安宫养神丸”过来。

据他家药房中的高人所言,那“香草丸”内有珍珠粉、牛黄、甘草等解毒醒脑之物,专用以克制迷惑心智之药,而“安宫养神丸”则是补脑养神、清心安睡之药,两种药物一起,或能重启心智,复人神志。

慕容吉回到了癸院,便叫两位姑娘服下了药丸。阿竹与阿菊服药之后,顿觉脑中昏沉,便又卧倒房中,睡了过去。

一直睡到了戌时,两人才渐渐清醒了过来。

“怎么样?擎香、坠玉,你二人如今感觉如何?可曾记得自己的身世否?”慕容吉望着她们笑道。

“公子,我想起来啦!我不叫擎香,她也不是坠玉。我真正的名字,叫阿竹,她是我阿菊妹妹!”阿竹欣喜地叫道。

直到此时,阿竹与阿菊才慢慢恢复了记忆。

不过,越是想起之前的经历,她们二人越是心中难过,眼中也渐渐地堕下了泪来。

匆匆一月,对于她们而言,不啻南柯一梦!梦醒之时,却已是物是人非……

她们多想这一切仅仅是一场梦境而已,然而,眼前的一切告诉她们,这些都是早已真实发生过的。

好在,如今她们身入慕容府,陪伴她们的,是一位风采翩翩、仪表不俗的美少年。那位少年非但没有计较她们不光彩的过去,而且对她们百般照顾、温柔呵护,给了她们家庭般的温暖。

这也是她们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

得知阿竹与阿菊恢复记忆,慕容吉心中大喜,他便命人在房中摆下宴席,庆贺两位姐姐“重获新生”。

“阿竹姐姐、阿菊姐姐,以后你们尽管在这里安心住下便是!我慕容吉的癸院,今后就是两位姐姐的家了。”慕容吉举起杯,笑着与阿竹、阿菊言道。

“嗯!多谢小少爷!”阿竹与阿菊齐声道。

“诶!我说过多少次了,别再叫我少爷了,再这么叫我可要生气啦!从今往后,我叫你们姐姐,你们就叫我一声‘小吉’或是‘小吉弟弟’即可!”慕容吉佯装怒色道。

“是!小吉……弟弟”阿竹与阿菊弱弱地回道。一想起昨晚的经历,她二人都不禁羞得双颊绯红……

如今她们毕竟心智已开,内心又恢复为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此时面对眼前这位美貌的少年,再想起昨夜的这一番彻夜缠绵,又怎能不羞臊地无地自容,恨不得寻一个地缝钻了进去?

不过,两人又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对饮了一口美酒。虽然她们兀自羞臊莫名,但在两人的心底,竟都一样地升起了一股甜蜜之感。

是啊!若不是眼前的这位“小吉弟弟”,她们已在沉香院中沦为官妓,不仅要惨遭那些低贱粗俗之人蹂躏,甚而终身都无法回忆起自己的名字。

正是这位慕容小少爷,救她们脱离了苦海,对她们还这般温柔、体贴、爱护,最重要的,还如此地尊重她们。

就在这一刻,阿竹与阿菊,便已然对慕容吉萌生了不一样的情愫。

虽然,她们此时,已隐约记起了她们原先的主人,蜀中康门的那一位大少爷。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